您的位置: 南宁信息港 > 健康

二十四画

发布时间:2019-07-13 04:44:49

二十四画

不该再一次看见你的。

已经一年了,我以为,我可以忘记,可是我的心底终究没有骗过自己。

之前,图书馆已经不知去过多少次,为什么偏偏这一次会让我看见你。

这是我次看到你穿军大衣的样子,棉大衣对于女孩而言,终究是大的,可为什么,你还是那样清秀和玲珑,一如一年前你的可爱,如同精致的瓷娃娃般。

我坐在没有人的一排书架边,你走到这排架子,没有折回去,我以为你会和其他人一样走开的,这里根本没有几本书。但你没有,我抬头望见了你,认出了你,这两件事我是同时完成的。

你终究走到我身边了,连带着我想忘掉却忘不掉的一段回忆,离我是那样的近,近得我不知所措。我不希望你认出我,但我竟然还是希望着你能多停留一会。

如果给一次机会重来,去年此时,我无论怎样也不会参加那一次的比赛。一切从未开始,也未曾发生,不会见到不会初识那样的你,我默默无闻,又有什么关系。

比赛的回忆,真的不想去写。我记得比赛,却忘了所有关于比赛的事情,甚至我拿了什么奖都忘的一干二净。只是每次想起那个比赛的秋天,总会有一个人出现。我竟只能记得这个人了。个子不高,婴儿肥的脸,娃娃般的笑,黝黑的肤色,我在初赛考场上次见到你的一刻,也次知道什么是黑的可爱。之后和别人说到黑的可爱这四个字,他们像看傻瓜一样看着我。

初赛就像一场梦一样不真实,那场梦里我记得的是黑的可爱的你。

不可能晋级的就是我,这个看法本来没有错,可是不知是谁不同意。我入选了,被拖到众人面前,按他们的要求装模作样的介绍学习经验,其实学习哪有经验可言。可是,是中了彩票吗?和我一样获胜的只有两个孩子,两个人里我又看见了我已经熟悉的你。

你的名字,是我久治不愈的病。之后的一年里我对着所有人若无其事的笑着说,我不认识这个名字,不认识你。这个麻醉,终究没有起作用。你二十四画的姓名,二十画的名,为什么,没有走。

我真的打算忘记,至少为了心安而想去忘记。可关于你的事情,是不适合在发生之后再选择忘记的。

每一个关于你的零碎的记忆片段,却都能映出一个完整和完美的你。

你是一个说过我又傻又萌的人,我并不知道这些词语是好听还是调侃。但我相信你不会选择后一个,我那时一直愿意听你这么说。

我看着你看着面前的那杯咖啡,在想你又会在想什么。我一直想再去一次那个大学,去那个咖啡厅,点那杯咖啡,那是去年秋天在你面前因为紧张而随便点的那杯咖啡,虽然再一次重现,对面已经没有了你。

你把离我很远的那盘皮蛋,从餐桌的另一头拿到我面前时,我没有告诉你。如果生命里出现了这样的温暖,又还能再要求什么呢?我不知道,很客气却有点生疏的谢谢两个字,用青涩的声音说出来,你会不会懂我,会不会习惯我的含蓄,也许也已经是美。

比赛只是不到两天,我在你的世界就停了那样短的时间,可因为那两天,你分明成了我的整个世界。时至今日,不曾消失。

这样特殊的环境,严格而封闭着。自从那一次的比赛之后,我几乎没有在这小小的校园里见到过你了。我们都回到了各自三点一线的穿军装的日子。分明是一个学校,分明我们都被这个围墙围在这个小天地里,可是见到你却分明已经变得不易,好不易,可以期盼,却遥遥无期,不能企及。

其实我还是有几次,是应该有几次,我是见到你的。说应该,是因为每次遇见,我竟已经不敢看你。穿着这身绿色的制服,我作为自己,我真的自卑。那不是真正的我,这地方有七千多个年龄或大或小的男性。都是这身衣服,我在他们中间并没有什么不同,我相信在我看见你时,你一定不可能注意到一堆军装中的某一粒。

一群人里,瞥见了像你的背影,我会不听话的走过去仔细看一眼。可如果真的是你,我相信,你一定没有注意我。在人群中有你的时候,我是一个的群众演员。

我从来没有喜欢过女兵的样子,在我遇到你之前,一直是这样。你是我在这个压抑单调的校园里遇到的而又触碰不到的阳光,略略黝黑,黑的可爱的脸上,你的笑在军装下,融化了我的世界所有的冰山。

这一次的图书室里,你和我的距离是那么的近,近的让人慌乱,近的好残忍。你脸上画了淡淡的香,在你低下头找书的时候我能清楚的闻见。我并不喜欢别人的妆,可一次对这样的香,我觉得温馨。不矫饰,不刻意,也没有过度老成的压迫,一如你,盈满了可爱的甜与成熟的温柔。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伪装,那么你一定是遥不可及的美丽,因为,只有在你面前,在有你的回忆里,我曾经卸下过所有的外壳。

你看见的那个不懂事的我,那个曾经被你开玩笑提醒着不要被陌生人拐走的我,是我因为你而拥有的的自己。你玩笑的提醒,却让我红了眼眶。

你大我五岁,它是在我看来,愿意去喜欢的年龄。

如果,你和我都没有这身军绿色的外壳,我多希望以这样平凡的身份遇见你。一切的一切如果都能讲如果,二十四画,我一定会抱紧,抱紧你。

也许在开始的开始,我已经知道。遇见其实是一场错误的安排,而远处默默注视的人,注定不能再向你走近。

因为一个原因,就足够。爱终于说出,它还有一个名字,叫自私。为什么你千帆过尽后才出现在我的世界,为什么我在的年华遇见的你已经尘埃落定。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我不在意年岁,可命运在意,它不顾我的感受,在我见到你之前,就给了你安排。

可是,我终究完美主义,只是曾经认识,只是现在和将来会有作为同学的联系,我不愿意。

不知道你现在是记得我,还是已经忘记。

我知道你早晚会远去,一年前的那天搭上回程的车,你和老师聊天,没有看见我痴痴的望着窗外,那时我已经知道只要比赛结束,我们就再没有机会这样近的坐在一起了。

我知道你一定会离开,于是我依然静静的坐在一排书架之间,埋下头,一直假装着没有看见你,假装不去在意身边的世界。我知道,在我身边找书的你,低下头,发梢离我那样近的你。终究会在某一刻,往远处走去。

我已经丢失几年的脸红的本领,在那一刻不听话的回归,我提心吊胆怕我的脸出卖自己。我始终相信你不会注意到身边一个你似乎不认识的人,也不会察觉到那个人的心跳,变的很快很快。

万幸,你更不会读心。

但你真的离开了,我忽然发现再坐在那里,已经再没有一点意思。我在阅览室转了很久,书架间徘徊遥望,终于,再也没看见你。

我究竟,希望你离开吗?

你已经走了,这一次和之前每一次的擦肩而过,并没有区别。也许我在这个压抑的一方天地里,还有机会,和你擦肩。但愿上天少给我几次这样的机会。

二十四画,虽然没有可能,但是,你是我一次真正的感情。

祈求在另一个平行时空,遇见一个可以和我在一起的你,在那里,只要遇见,就再不会有现实把你和我分开。

哈尔滨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癫痫患者生活中的保健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