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宁信息港 > 健康

那时祖父尚未归道山从来一身素净的衫绔裹身略

发布时间:2020-10-18 03:14:55
那时祖父尚未归道山,从来一身素净的衫绔裹身

那时祖父尚未归道山,从来一身素净的衫绔裹身,站在阳台上逗鸟。彼年正夏,早阳打叶而来,老人高而清瘦,负手迎光而立,颇有几分遗世风骨。

有人说,你祖父算半个文人,学问上搞不出多大名堂,独好个书法写字。也难怪老人已有年岁,平日里却从不见他有什么古怪脾气,向来言语也温和平静,有哪个小辈做错了事,也未尝被祖父厉声呵斥过。

他膝下四子,没有女儿,惟我父亲身后两女,颇得祖父宠爱。按祖父的话说,我姐姐是个桀骜性子,勉强不来,倒是我相对喜静,可得栽培。

于是祖父宽大的手掌裹住我笨拙的小手,笔走龙蛇。

他说,古今华夏,书信千笺,史书万卷,每一笔皆有汉魂,每一划都见字如面。

祖父笔下字有形灵,我看到鸿雁惊湖,看到瑶台群仙,看到高山流水,看到白鹤涉川。或流却止,圆劲雅润,错落疏朗,活而不滞。

日推月移,我知晓祖父名字写作树华,祖母名字叫做学珍,父辈四人从桂字辈,念涟、清、君、斌。

祖父说,可惜你父亲,尚来不及文武双全。

行云寸草不生流水的是祖父,我天资粗笨,志不在此,往往更爱捣砚研磨。一块墨条烫了金字,几滴清水吻在云纹砚台,一圈一圈泛起波澜。

倒是祖父越写,墨意越浓,他摇头叹息,却只一笑作罢。

“勉强不来的。”

只是偶尔他会面有忧虑,他担心,现在年轻人不爱写字了,再过几年,怕是都不会写字。

我闻言不解,也不以为然。不过是写字,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汉字,耳濡目染的汉字,怎得还能不会写了?

“爷爷怕是老糊涂了。”

后来祖父过世,家中因而封砚,再无人饮西湖龙井,逗清晨黄鸟,摹快雪时晴。

偶然在街边遇上一群老人,以水为媒,把着碗口粗的毛笔在路面上写字。我偷一眼,似是《苕溪诗帖》

少年时多半热衷附庸风雅,只是一时竟想不起“赓”字从何落笔,终于讪讪作罢。老先生们十分宽容,说道如今年轻人提笔忘字惯了,少有爱写字的。

一语惊怵,我忽然想起祖父之忧。扪心回想,我早已记不清所谓鸿雁惊湖,所谓瑶台群仙,所谓高山流水,所谓白鹤涉川。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祖父

祖父是现代词,是一个专有名词,指的是父亲的父亲,亦叫爷爷:阿公出处:《尔雅·释亲》:“生己者为父母,父之父为祖(即祖父),祖父之父为曾祖,曾祖之父为高祖,高祖之父为天祖,天祖之父为烈祖,烈祖之父为太祖,太祖之父为远祖,远祖之父为鼻祖。”

薏芽健脾凝胶吃几天见效
肝纤维化早期吃什么药物
宝宝肠胃胀气怎么办
全疗程用药需要几盒软肝片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