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宁信息港 > 历史

困难重重的高薪养廉

发布时间:2019-08-24 00:59:27

核心提示:政府行政效率低的一个原因是机构臃肿、人浮于事,而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推行“高薪养廉”制度,不但无法实现高效行政、廉洁行政,还会增加财政负担,从而加重老百姓和社会的负担。

据2009年《中国人权白皮书》所载:截至2009年,全国共有290多万少数民族干部,约占干部总数的7.4%。全国公务员队伍中,少数民族约占9.6%。根据这组数据简单计算后不难发现,当年全国至少有 919万干部。这已经是相当惊人的数字了,但众所周知的是,干部人数不等于财政供养人数,实际财政供养人数要比这个数字还要多。

这种情况下如果全面推行 高薪养廉 ,无疑是困难重重。

可能加剧社会矛盾

公务员一直以 铁饭碗 著称,再加上作为国家工作人员的荣誉感、较好的福利和待遇,以致多少莘莘学子为此 挤破头 。

201 年12月 日,曾任职某地民政局副局长的李青山(化名)在接受本社记者采访时表示: 如果政府给公务员加薪的话,可能会引起工薪阶层、相对弱势群体的反感,他们会觉得你们公职人员到底在干什么,你们是不是喝茶看报,无所事事,你们高薪了,我们的工资又不见涨,拿什么来养你们?

在并不富裕的老百姓眼里,公务员拥有相当多的社会财富,而且我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公职人员是人民的公仆,推行 高薪养廉 就会拉大贫富差距,产生社会矛盾。

实事求是讲,对于我以及级别比较低的公务员来说,愿意实行 高薪养廉 。基层公务员权力比较小,工资也少一些,他们肯定是愿意提高自己的工资和待遇的。 李青山说, 基层公务员的月薪并不多,而且自中央实施八项规定后,补贴被取消了。经济条件较好的地方的公务员,严格按照标准发放工资;而差的地区,档案工资即使是 000元,但由于经济很差,可能按照80%或90%发放(这个比例各个地方自己确定),而且经常加班。也因为这些原因,我们基层政府部门留不住人才,一般都是工作两三年就走了。如果 高薪养廉 实行下来,对基层来说是件好事。

对这一矛盾,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舒放在接受本社记者采访时表示,高薪和养廉并非直接的因果关系,而且从现在的仇官仇富心理来看,高薪可能引起新的社会不公平。老百姓本来就对公务员待遇和普通群众待遇之间的差距有不平衡感,如果再提高公务员薪水待遇,这种官员 掌大权、拿高薪 的现象会使老百姓的不平衡感进一步加剧。

逐年增加的财政供养人员

在中国,财政供养人员主要由三部分组成:首先是党政群机关人员,主要供职于党委、人大、政府、政法机关、政协、民主党派及群众团体等机构;其次是各类事业单位人员,供职于教育、科研、卫生等诸多领域;第三种是党政群机关和事业单位的离退休人员。

国家公务员局对外透露,几年来,全国公务员总数呈逐年增长态势。2008年度、2009年度、2010年度全国公务员数量的统计结果分别为659.7万人、678.9万人、689.4万人。从2011年起,全国公务员总数突破700万大关,达到702.1万。统计结果显示,2012年全国公务员总数继续增长至708.9万人。

但在政府机构的人员中,公务员所占比例并不大,2005年官方曾非正式估计称: 中国吃财政饭的人员约有4500万人以上,另外,还有500万人仰赖于政府赐予的权力实行自收自支。

当时,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副主任周天勇撰文表示:中国实际由国家财政供养的公务员和准公务员性质的人员超过了7000万人,官民比例高达1:18。

而财政部在2012年出版的的《2009年地方财政统计资料》中披露的数据显示,到2009年年底,全国不包括中央,地方财政供养人口为5 92.6万人。这些都是有公务员编制或者事业单位编制的体制内人员,除此之外,中国还存在大量的准财政供养人员,包括现有60余万个村委会以及8万余个居委会。

李青山介绍说: 比如我现在街道办事处工作,我们有90多个工作人员,其中公务员大概只有20个,其他都是事业编制。基层工作繁杂、工作量也很大,国家制定了很多政策,都要贯彻下去,从人员数量来说,基层应该多。但是现在来看,在基层的不到三分之一,中央是头,省市区像很大的肚子,而双脚要承担起头和肚子的全部重量。

实际上,我国的机构设置过于庞大,这个问题很明显。因为我原来在市区几个部门工作过,所以有比较。 他补充道。

而这个庞大的群体数量还在逐年增加,一方面是因为离退休人员的迅速增加,另一方面是在职人员也越来越多。因此,以这些数据来看,供养公务员和准公务员性质人员的支出占财政支出比例只增不减。

国务院原总理朱镕基曾经表示,臃肿的机构和数量庞大的行政人员, 把国家的钱都吃光了 。但财政部没有公开过中国的行政成本数据,一般认为,财政预算科目中的 一般公共服务支出 大概等同于行政成本和管理费用。以2009年为例,地方一般公共服务支出的金额为8080亿元,占地方财政总支出61044亿元的1 .2%,但是除了正式的 一般公共服务支出 外,还有隐藏在其他科目中的 三公 消费,也就是政府部门人员因公出国(境)经费、公务车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招待费产生的消费。

对此,舒放表示,这个问题需要人们关注,其实公务员的工资待遇占行政支出的比例是相对较小的,更多是其他包括交通、会议、差旅、通信等支出。这个现象意味着,有权力的官员掌握着更多的 财权 ,而基层的公务员只能享受极小的一部分基本收入。

另外,为了追求公务员的 优待遇、好福利 ,无数大学毕业生挤破脑袋往体制内钻。而如果在这种 公务员热 的现实下再推行 高薪养廉 ,那公务员热不但不会退,反而会继续升温。这或许给那些试图在公务员考核录取过程中获利的人提供更多的寻租机会。

舒放认为,我国政府行政效率低的很大一个原因是机构臃肿、人浮于事,而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推行 高薪养廉 制度,不但无法实现高效行政、廉洁行政,必然还会增加财政负担,从而加重老百姓和社会的负担。因此,政府部门的 瘦身计划 势在必行。精简机构关键在于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和机构变革,在机构改革中抓好 接、放、管 ,接好上级下放的权力事项,下放该松手的权力,把该管的管起来并管到位。在机构改变中搞好 控、调、改 ,严格控制地方政府机构编制总量,调整优化机构编制结构,深化改革挖掘机构编制潜力。只有这样,才能减少政务,理顺关系,走出机构改革 精简 膨胀 再精简 再膨胀 的循环怪圈。

你以为甲状腺结节随便出现吗?其实和这些原因有关
游泳对哮喘患者有哪些益处?
癫痫的预防方法有哪些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