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宁信息港 > 历史

大部制改革或分步走能源金融等部门改革或延

发布时间:2019-10-13 05:15:08

  大部制改革或分步走 能源金融等部门改革或延后

  2月23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讨论通过了《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草稿)》,并作为十八届二中全会的议题之一。

  据了解,本轮整合的大部门,围绕着如何解决民生、强化社会职能和公共服务等角度出发,分阶段、分批推进。

  1月11日,由张高丽主持召开的座谈会上,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就提出,在大部制改革总体方案尚未出台前,只对职能交叉重叠、矛盾问题比较突出的部门进行机构调整,而不急于全面推进大部门制改革和政府机构调整。

  有媒体报道,包括民政部扩大社会管理等方面的权责;食品安全监管部门整合,成立专门的市场秩序监管部门;国家海洋局扩权,强化海洋综合管理权限;铁道部与交通运输部有望整合。

  分步走

  相较于2008年的大部门改革,本轮机构调整并没有外界预期强烈,对于此前引发广泛议论的“大能源”、“大文化”、“大农业”、“大金融”等部门改革,相关人士表示,“还不到时候”。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宋世明介绍,大部门体制的突破口就是:部门职责交叉、带来的问题已经获得共识、涉及的管理和服务对象特别广泛、通过现行协调机制确实解决不了既定问题。

  一位多次参与大部制方案人士透露,据不完全统计,国务院部门之间有八十多项职责是相互交叉的。仅建设部门与发改委、交通部、水利部门、铁道部、国土部等就有二十多项职能是交叉的。

  比如在人力资源管理方面人社部、教育部职能有交叉。在城市供水、地下水管理方面,水利部、国土部等相关政府部门职能有交叉。本轮大部制改革,仅涉及到海洋的垂直管理,扩大国家海洋局的职能。

  在食品安全监管方面,卫生部、质检部门、工商管理部门都有涉及。本轮改革,有可能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从卫生部门剥离出来,与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合并,同时撤销其他部门食品、药品安全监管职能,成立正部级国家食品药品安全监督管理总局。

  在能源方面,发改委、商务部、电监会,包括国防科工委等部门职能也有交叉。本轮大部制改革,尚未传出对部门整合的消息,目前的能源局仍为发改委直属的副部级单位。

  而铁道部是否在本轮改革中并入交通运输部也是一个热点话题。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研究员董焰表示,上次大部制改革之所以没有被合并是因为有关部门的领导受了时任铁道部部长刘志军的影响,刘志军当时表示,铁路尤其是高铁攸关国家的军事和国防事业,兹事体大,不能贸然把其权归并到其他部门。

  然而在北交大经管学院教授赵坚看来,上述说法是靠不住的,铁路作为军用物质运输的一种重要交通方式,跟国防是有点关系,但实行铁路的政企分开和将其并入一个综合交通部门并入妨碍其发挥部分军事作用,这只须将铁路作为公益性和经营性的职能分开即可。“国外的铁路都是政企分开的,也没听说人家的军事力量就受到削弱和威胁的。”赵坚说。

  优化权力结构

  国家行政学院曾经对近百中央机关公务员做过调查,71.64%的人认为当前在我国推行大部体制改革是必要的。但是对目前大部体制改革的效果是否满意,答案是:非常满意的0,比较满意的仅占4.48%。

  根据这些中央公务员的观察和体会,我国推进大部体制改革的教训:一是对大部体制改革研究不深不透,二是大部体制改革的顶层设计有缺陷。

  在现有的制度设计下,大部体制改革并非一马平川。

  “大部制改革是一个中长期行政管理体制改革的规划,从2008年开始,一直到2020年中国基本建成小康社会的时候,仍然要实行现在的行政管理框架。”前述参与讨论人士表示。

  “如何通过大部制改革的形式实现政府权力重组,使决策、结构、执行相互配合、相互协调、相互制约?我认为这是关键的,也是难点。”汪玉凯如是说。

  在上述中央领导座谈会上,迟福林就表示,优化行政权力结构尚未实质性破题,主要原因就是前几年的大部门制改革形式上走了一步,权力结构调整未有突破。

  以综合性部委为例,既负责国家宏观政策、中长期发展规划的重要职能,又具体负责重大项目的审批,还要负责价格监管和市场稳定。这就使其不能不把很大精力放在重大项目的审批上,放在短期的市场稳定上。

  而某些专业部委,本应成为决策主体,由于部分决策权集中到综合部委,它主要偏重具体的资源分配和相关审批,这样就不能不使其执行机构的特点突出,而决策主体的角色不到位。

  此轮大部制改革方案通过后,各个相关部委将集中拿出“三定”方案。

  “下一步的大部门制改革,要按照决策权、执行权、监督权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原则,重点放在优化权力结构上。”迟福林如是说。

两性养生
家居风水
励志文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