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宁信息港 > 生活

宜昌退休老人不畏艰辛追鸟7年拍下400种

发布时间:2019-10-13 06:43:13

  宜昌退休老人不畏艰辛追鸟7年 拍下400种鸟倩影

  黑颈鹤、黑鹳、蓝喉蜂虎、大鸨、栗鸢海雕、戴胜、角鸊鷉 在宜昌人刘思沪的影集里,珍藏着400多种鸟儿的倩影,这是他退休七年来四处追鸟的 战果 。

  在这些影集中,鸟儿们或飞翔、或啄食、或求偶、或对峙 黑鹳、血雉等国家一二级珍稀保护鸟类就有100多种。

  鸟儿虽美,拍鸟的过程却充满艰险,它们的倩影总是倏忽而过,让拍鸟的旅途充满了挑战。

  11月26日,在刘思沪的家里,听他介绍了七年追鸟的经历。

  藏鸟 几本影集里,收藏着四百多种鸟

  瘦高个、走路带风,眼前的刘思沪,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不少。

  谈到拍鸟,他打开了话匣子, 不知不觉七年了,我想明年办一个鸟类摄影个展,把这些珍稀鸟类的照片展出来,呼吁更多的人关爱鸟儿,关爱地球。

  一大摞照片翻开,翠鸟、鸳鸯、鹦鹉、白天鹅、黑颈鹤、黑鹳、蓝喉蜂虎、大鸨、栗鸢海雕、戴胜 400多种鸟色泽鲜艳,各具神韵,或群体翩跹,或单只驻足,嬉戏、捕食、喂雏、求偶、交配、争食、自赏,每一个瞬间都打动人心。

  细看,一只翠鸟在野花上停留,花枝不胜其重,深深地弯下了腰;一只血雉在积雪中觅食,机警地抬头四处张望;一只太阳鸟倒挂金钩,俯吊在花枝间啄食花蜜;干净的岩石上,一只红腹锦鸡与一只红嘴蓝鹊剑拔弩张 不禁让人感慨,原来鸟儿的世界是如此的美。

  刘思沪说,他拍摄了400多种不同的鸟儿,其中国家一、二级保护类就有100多种,家里还收藏有万余种鸟类邮票。

  追鸟 四处寻鸟踪,差点把命丢在高原

  刘思沪1945年出生,曾是宜昌市商会会长、宜昌市政协副主席,他的拍鸟之旅,始于退休后。

  开始拍只是好玩,那知道拍着拍着,就越陷越深,几乎每个月都会出去。 老伴刘康宁说, 经常有朋友问我,你老伴呢,我说拍鸟去了!

  为了拍鸟,刘思沪摔过跤,与毒蛇近只有半米远,在洪湖的泥地里扭过脚踝,在纳帕海沼泽地为不陷入泥泞中,只能不断地行走

  惊险的一次,是半个月前,一名云南的朋友约他到西藏拍血雉。

  在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上,因高原反应和营养不足,刘思沪整夜整夜的咳嗽,隔壁的一对夫妻偷偷议论,这么咳下去,很快就会因肺水肿没命的。

  考虑到去一趟青藏高原不容易,加上没有发烧,刘思沪坚持留在山上。三四天后,他慢慢适应了高原的环境,终捕捉到了血雉的倩影。

  拍鸟 为了好照片,伪装接近再接近

  这是一只蓝喉蜂虎,也被称为湖北的明星鸟。每年六七月份,它们从印尼苏门答腊飞到红安大悟,在那里产卵繁殖。 每一张照片,刘思沪都能讲出一段故事,俨然已成为了鸟类专家。

  他告诉,鸟是大自然的精灵,人类要接近它,首先就得了解它们的生活习性。

  以蓝喉蜂虎为例,这种被称为 中国美的小鸟 喜欢小河沙滩。每年,刘思沪都会去红安大悟拍一次,每次都会带上帐篷、风油精,和很多瓶矿泉水, 帐篷不是用来住的,是用来伪装的 整个人藏在帐篷里,只把相机镜头留在外面。因为天气热,人在帐篷里大汗淋漓,只能靠不停补水维持体能。

  在内蒙古拍摄大鸨,也不是件轻松的事,大鸨是世界上的飞行鸟类之一,特别机警、善于奔跑,拍摄时只能匍匐在草地上慢慢靠近, 接近再接近,才能清晰地抓拍到鸟儿动人的身影。

  等待也是拍鸟人的必修课,为拍三峡大学的翠鸟,刘思沪在溪边连着蹲守了几天,每次都是三四个小时,终如愿以偿。

  老两口的心愿

  宜昌能有更多拍鸟的好去处

  拍鸟是个耗费财力的爱好,刘思沪前后换过三台单反相机,退休工资几乎全搭进去了,但看着相机里鸟儿的倩影,他又忘了一切。

  在他的影响下,老伴刘康宁也成了名摄影发烧友, 每次出行,他挂一台相机,我也跟着挂上一台。一路走,一路拍。

  在云南草海拍斑头雁和黑颈鹤时,两人还合作了一把,当地农民用船将他们渡到河中心河滩, 鸟飞起来的时候,他忙着拍特写,我就拍全景。

  去年,老两口到澳大利亚拍鹦鹉的经历还历历在目, 在澳大利亚皇家植物园,成片五彩缤纷的鹦鹉在我的手上啄食,那一刻,我觉得鸟儿真的太美了,我们真的应该保护家园。

  刘康宁说,近两年,宜昌好几处拍鸟的地方都消失了,几年前点军有个地方,曾有大片的白鹭嬉戏,但后来再也不来了, 龙泉曾有大片的荷花,我们曾抓拍了一只雏鸟在荷花上歇脚,现在这些荷塘也没了。

  鸟儿对环境比人类更敏感,刘思沪说,他一直有个心愿,在宜昌能有更多可以拍到鸟儿的好地方,让鸟儿与人类和谐共处。

中甲
茂名物联网云平台
资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