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宁信息港 > 体育

武警筑路兵高原筑路挑战人类生理和心理极限

发布时间:2019-11-09 19:03:37

  武警筑路兵高原筑路挑战人类生理和心理极限

  雄伟的甘巴拉山脉距离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不过100多公里,但从拉萨出发,前往甘巴拉脚下的江孜地区浪卡子县却需要3个小时的车程,其中翻越甘巴拉山就需要一个半小时。

  但甘巴拉将变得不再遥远。2006年9月,武警交通一总队官兵挺进甘巴拉山脉,开始在浪卡子和江孜之间铺筑柏油公路,天堑变通途指日可待。

  初秋,去担负西藏浪江公路施工任务的武警交通部队采访,事先并不知道部队就驻扎在雄伟的甘巴拉山脉南麓。一路上,从尼当大佛到横跨雅鲁藏布江的曲水大桥,再到西藏人民心中的神湖——羊卓雍错,没有任何高原反应,我们的心情一直轻松欢快。

  直到一座雄伟的山脉出现在面前——它几乎阻挡了我们的全部视线。一问才知道,这就是甘巴拉山脉,我们要去采访的部队就在它那一头的半山脚下。沿着九曲十八弯的盘山公路向上攀升,车上的海拔高度监测表也由3650米一路向上攀升,3700、3750、3800……一直到4500米的显示极限。这时已无法知道所处的海拔高度,只感觉到头痛欲裂、耳膜轰鸣、呼吸困难,四周一座座光秃秃的山峰似乎齐齐向我们压来。曾在高原工作过多年、现在居然会有这么强烈的高原反应,这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到山顶了!”司机的一声提醒,把我们从混混沌沌中拉了出来。回望蓝绸缎一般美丽的羊卓雍错湖,真是两重天——西藏就是这样神奇,从天堂仙境到“不适宜人居的地方”,变换得就是这么快。

  带着半失重的感觉迅速下山,在土路上颠簸一阵子后,前来迎接我们的战友指着正前方两山对峙的中间说:“咱们部队就驻在红旗飘扬的那里,海拔5200米!”下车伊始,寒风就迎面袭来,车里车外完全是两种气候,这也是西藏特色。但战友们的热情让我们感觉很温暖,杯杯雪水浓茶,声声问暖嘘寒,加上张张黑红的面庞,“氧气缺志气不缺,海拔高斗志更高”——这就是甘巴拉的筑路兵。

  见到年初刚调到这里的四川籍战士刘斌,我们问道:“这么苦,能适应吗?”刘斌张开轻微干裂的嘴唇说:“刚上来确实不适应,现在没任何问题,别人行,我也行!”又见到卫生队女干部宁菊山,原本白净漂亮的她,现在整个一藏族黑妞。宁菊山露出整个面部白皙的虎牙笑着说:“生命在这里显得特别脆弱,但正因为如此,这里更不能缺少我这个医生啊!”

  在营区,我们来回跑动拍照,累得气喘吁吁。在拍摄的镜头中,官兵们的驻地和施工现场,比青藏公路人烟更稀少,环境更闭塞,气候更恶劣。回来的路上,总队领导说了一句话:“在内地修路是技术,在高原修路是意志。”是啊,在这几乎要达到人类生理和心理极限的地方,是铁一般的意志在支撑着我们的战友。

爱情诗句
内饰
中药方剂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