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宁信息港 > 娱乐

网晒裁判文书常态化

发布时间:2019-08-23 21:09:06

核心提示:7月 日,院发布《人民法院裁判文书上网公布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将此前业界对司法裁判公开改革的各种猜测,画上句号。

人民法院发布的《裁判文书上网公布暂行办法》意味着司法裁判文书改革,尘埃落定。法的任何一点改革动向,无疑都会在全国法院系统形成示范效应。

所有案件判决都应上网

7月 日,院发布《人民法院裁判文书上网公布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将此前业界对司法裁判公开改革的各种猜测,画上句号。

判决书上网,并非司法改革新问题。实际上,10余年来,各地法院系统在司法裁判公开改革上所做文章不少。

一般而言,各地试点中,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案件的裁判文书,一律不上网;对于敏感性、群体性案件或其他社会影响较大案件的裁判文书,以及一方或双方当事人明确要求不上网的裁判文书,则由法院主管庭长(副庭长)、副院长决定是否上网。

对于试点而言,上述方案,可谓是摸着石头过河,对司法公开无疑有助益,但当然也算不得是彻底的改革方案。

一个共识是,将部分裁判上网的权力,交给主管庭长(副庭长)、副院长决定后,主管庭长(副庭长)、副院长有了太大的自由裁量权。

河南省政协委员、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监督员张树才就曾认为,不管是审判员,还是副庭长,还是主管副院长,(在单个案件的审判中)实际上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相比之下,暂行办法给出的司法裁判文书上网办法,明显改得更为彻底。

暂行办法下发前,法院审判管理办公室负责人接受采访时就强调,裁判文书上网公开应覆盖所有案件,而不允许根据案件类型、影响大小和文书质量高低取舍和选择性公开。

并非有典型指导意义的裁判文书才上网,也并非的裁判文书才上网。 这位负责人强调,上网公布,将成为所有生效裁判文书的统一要求,固定下来。

对于法院此举,业界广为赞誉。北京市卓智律师事务所律师代净接受民主与法制社记者采访时表示,裁判文书上网,能方便业界查询,也利于社会监督。

中国法学会法理学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法学院原院长 光也表示,此举意义重大,有利于确立法院的公信力,加深公众对法律的理解和认识。

人力、硬件成本担忧

裁判文书上网改革的初试点,几乎是与互联网在中国兴起同时代的产物。

根据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原院长朱苏力的说法,早在2000年10月,广州海事法院就决定将该院所有裁判文书上网,向公众开放。

200 年1月,北京法院网又将知识产权裁判文书,全部上网公布;2004年5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决定,将所有案件(除涉及国家机密和个人隐私的案件之外)的裁判文书,逐步上网公开。

在当时,作为一件新鲜事,裁判文书上网引起社会关注,也同时引发学界的一场大讨论,讨论甚至持续至今。

光认为,裁判文书公开,是司法公开的主要形式,且比其他司法公开形式意义更为显著。

他举例称,庭审公开是审判过程的公开,但是参与人数有限,一般仅对当事人及一定数量的旁听人开放。 而裁判文书包含了法官的审判根据、法律使用情况、案件事实等。公开裁判文书,能够把法院对案件的所有考量公之于众。

光表示,公开裁判文书,一是可以宣传法制,使得公众知道同类纠纷在法律上如何处理。二是能把法院置于社会公众的监督之下,确立法院公信力,让公众知道法院是如何审判的。

上海一名律师也表示,判决书上网,可以督促法院将判决书写好,不再搪塞律师,让其他法官看到不好的,也自我反省、感到羞耻;也可对影响判决的幕后权力进行监督与制约。

不过,也有学者含蓄地表达过司法裁判文书上网的担忧:司法裁判文书上网,必然给法院系统带来一大笔人力、硬件投入成本,但收益呢,现在都只是理论上的,实践起来未必真的如此。

朱苏力曾发表文章称,司法裁判文书上网,首先会带来法官、书记员工作量的增加,每位法官都会有压力,都会尽量将判决书写好一些,包括有没有错字、错的标点符号。

任何文字,只要是拿给别人看的,作者都希望经得起挑剔,因此一定会耗费法官更多时间精力,因为诸如 和 惟一 , 的 和 地 ,都可能成为挑剔的对象。 朱苏力称。

至于收益方面,朱苏力预测,司法判决书的公开透明,即使可以防止某些腐败或人情,却未必能挡住小的人情;判决书写好了,也不代表判决一定是出色的。

裁判上网改革动真格

或也因为学界争议不断,裁判文书上网改革,很长时间以来都未在法院层面发生。

直到2006年 月份,法院下发《关于做好知识产权裁判文书上网准备工作的通知》,通知要求有条件的高级法院,逐步实现辖区内知识产权案件的生效裁判文书上网公开。

这明显是一次不彻底的改革:改革的法院限于各地 有条件的高级法院 ,改革范围限于知识产权案件。但毕竟表明,此前各地法院系统的改革,取得了法院的认可。

相比院的谨慎之举,各地法院系统的裁判文书上网改革,有风起云涌之势。一个广受关注的代表,是河南省法院系统裁判文书上网改革。

2008年12月 日,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向社会宣布:2009年1月1日前,省高院的判决书全部上网;2009年上半年,全省各中院的判决书全部上网;2009年底,全省三级法院判决书全部上网。

2009年,河南省高院又制定了《关于裁判文书上网公布工作的实施意见》,规定各类一审、二审及再审判决书全部上网,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涉及国家或商业秘密及个人隐私的案件除外。

根据中新网的报道,裁判文书上网的工作在河南,是动了真格。河南省高院网络办主任陈海发称,在河南,裁判文书的上网率,与各中院和基层法院的绩效考核挂钩,网络办每个月要对各中院和各基层法院的上网率进行统计,排名靠后者通报批评,并扣掉考评分。若该上网的没上网,一旦发现,也 狠扣 考评分。

同样在2008年年底,重庆市法院也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便民诉讼网络建设的意见》,计划到2010年底,民事生效判决书上网率高级法院达到100%,中、基层法院达到70%;到2012年,实现全市法院生效判决书100%上网。

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有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介绍,为了达成以上目标,从2009年开始,重庆市三级法院推行裁判文书上网工作,并将民、商事裁判文书上网率纳入年度目标考核范围;2011年,重庆市又下发《关于在重庆法院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等文件,对裁判文书上网进一步明确标准和规范。

实际上,近年来,主动披露判决书上网数量和比例的地区越来越多。根据《瞭望》杂志的统计,2012年1月至11月,广西贵港市覃塘区人民法院生效裁判文书上网数量为2 7份;2011年5月至2012年1月底,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生效的6777份判决书中,上网5205份,上网率达76.81%。

而截止到2012年,上海法院有1 万余篇裁判文书在互联网上公开;2012年2月,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也表态,要将裁判文书上网比例纳入量化考核,与评先评优、晋级晋职结合起来。

示范效应将辐射开

各地实践的成功,加之舆论的不断呼吁,终于唤来了法院的改革启动。

2009年 月,人民法院在《第三个五年改革纲要》中正式提出,为提高司法透明度,推动司法民主化,要 研究建立裁判文书网上发布制度和执行案件信息的网上查询制度 。

2010年11月,法院又印发《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规定 生效裁判文书可以在互联网公布 法院和高级法院具有法律适用指导意义的生效裁判文书应当在互联网公布 。

去年年底,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胡云腾在一个司法论坛上透露,作为十八大明确提及的一项内容,司法公开,将成为下一步推进司法改革的重点之一。

裁判文书上网、公民旁听、媒体报道等方面,已取得一定成效,但仍有一些环节,公开力度还不够。 胡云腾说。

实际上,深化司法公开,也是新任法院院长 主政的着力点之一。201 年 月,自湖南履新院的 提出,要建设庭审公开、文书公开、执行公开三大平台,推进裁判文书上网制度。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改革尘埃落定,会是如此之快。本社记者发现,自7月 日开始,法院的司法裁判案例,陆续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更新。

截至7月8日,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已有批50个生效裁判文书可供查询:50个裁判文书中, 个刑事、27个民事、4个行政、4个赔偿、8个执行、4个知识产权。

这些裁判文书,绝大多数属于首次公布,但也有个别文书,已于2012年12月25日在法官网 权威发布 栏目予以发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法院官方网站的一个下属栏目,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更新的裁判文书,将仅局限于法院所做的裁判,这也意味着,各地法院系统此前所做改革努力,暂时无需并入法院系统里来。

但法院的任何一点改革动向,无疑都会在全国法院系统形成示范效应。事实也确实如此,在院改革意向相继通过媒体表露后,今年年初,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李军就向媒体透露:201 年,新疆不涉密的裁判文书(包括裁定、判决书),将全部上网公开。

当然,大方向定下后,也非万事就已大吉。比如,裁判文书的完整性,与涉案信息的不完全公开性之间,就存在矛盾:裁判文书应当以其完整性,保证其权威性,但裁判文书载明的部分信息,又确实不宜公开,如刑事案件的证人证言、部分民事案件的当事人个人信息资料等,一旦上网,将损害当事人的个人隐私,甚至危及证人保护。

为此,法院相关负责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文书上网公布前,要进行技术处理,隐去当事人以及其他人员或组织的个人信息。但对于技术处理的具体细则,还有待实践完善。

乳腺结节
临汾研究院治男科
安阳的妇科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