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宁信息港 > 游戏

家园何处第二节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4:33:15

第二节:县城比强盗还可怕    这天草草吃过中午饭,眉头紧蹙的夏忠诚从门背后拿出锄头,扛着出了三间大瓦房,他要到麦地里去给麦苗松松土,顺便清除掉在大好春光里萌生出的杂草。这些都是一个老农例行的活路,不用谁提醒,夏忠诚知道大地回春不单给庄稼提供了适合庄稼生长的气候,同时也给一岁一枯荣的野草提供了再生的机会,不能给野草以机会,必须不失时机地抓住在春光里野草艰难顶破土皮还莫完全清醒的机会,就把它们全都消灭在萌芽中。这个看似残忍的劳作,夏忠诚莫有表现出一丁点的仁慈。  清凉县城打老远就能望见,实际来说,清河村的人只要一抬头就能见到清凉县城清晰的轮廓。如果不是征收土地的消息搅得夏忠诚失魂落魄,他对于县城的存在还是欢喜的。但是现在,他对于乡下莫有却可以在县城里买到的日用百货的清凉县城,打心底里憎恨,就像憎恨一个夺妻杀子即将要害得他家破人亡的的强盗一般,骨缝里满溢着丝丝怒气。  出了村子,走上田坎,夏忠诚的视野更广阔了,麦田的西边与清凉县城接壤,他莫有太多在意正在阔步向现代城市迈进的县城,倒是县城东边与清河村一大片麦田之间的一大片土地不见丁点绿色,只凌乱地在不毛之地里堆放着沙石瓦砾还有建筑机械,情景在春阳下有些特别,就像村里癞疤头头上的秃斑,作为村里穷的人,放在过去癞疤头属于“五保户”之类,现在呢?他应该叫啥?夏忠诚一时也想不出个称谓来,傻乎乎的癞疤头按辈分叫夏忠诚叔伯,更何况癞疤头在村里的老实劲头是出了名的,谁家有活路只要支应一下,他就会义不容辞毫无二心地把活路漂漂亮亮做到让主人满意的地步。夏忠诚对这个侄子打心底怜悯之情从来就莫有断过,经常在生活上给予接济。  窄窄的田坎,平时也只做张三与王麻子田地的分界线,莫有别的意义,夏忠诚走在上面如履平地,眼睛只顾盯着肥沃的田地扫视个不停。脚步在自家的麦田边停下了,夏忠诚荷锄站立,俨然像三国时临战的黄盖,一派威武的姿态不可侵犯。  夏忠诚种的地深耕细作,麦苗的长势是别家无法比及的。春风吹,青青的麦苗随风摇曳着纤细的腰身,就像夏忠诚还在怀里抱着的孙辈们一样是人疼爱到心底,疼爱到一种用言语无法表达的地步。儿孙可以养老,民以食为天的基础是田地。夏忠诚想城市再好能生出粮食吗?能长出蔬菜吗?麦田里莫有多少杂草,夏忠诚寻了半天也莫寻出几颗,倒是隔壁癞疤头的麦田里杂草横生,他对这个侄子讲过无数遍深耕细作的道理,傻侄子就是不开窍,日子过活得不像样不说,连种出的庄稼也是外人望地伤心。  想着傻侄子的种种不幸,夏忠诚看了看比麦苗还长得高大旺盛的杂草,这些寄生在麦田里的虱子,在日月轮回中吸允着傻侄子的心血。我让你们害人,让你们肆无忌惮地疯长,不把这些害人的东西铲除干净,我就不叫夏忠诚。  黄昏时分,癞疤头跛着脚一拐一拐地来了。叔,又劳驾了。癞疤头感激地说,他把锄头当拐杖拄着,锄头柄短短的细细的,锄头扁扁的小小的,这让夏忠诚看了苦笑道,秋瓜呀!你这锄头哪像种地的家伙呀!简直一个给麦田瘙痒的钩子。  嘿嘿,嘿嘿,嘿。癞疤头傻笑着,他并不感到难过,叔伯对他的那个好他心里是有数的。  听说了吗?叔,这片地明年大概就要被政府征收了,这片地要是莫了,村里一个人就图不到六分田了,这点地,就是像叔你这样种庄稼的好手,种出的粮食也不够吃呀!是不?夏忠诚莫想到傻侄子一下子会说出这样的话,连傻子都知道的消息,看来不信还真不行。  还不是为了拓展县城,狗日的,县城比强盗还可恨,简直可恨之极! 共 141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专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研究院
治羊角疯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