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宁信息港 > 教育

墨香梦幻穿越之妃常难传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0:09:08

生命的来去只为演绎一遭故事,红尘的留走不过是响应了七情六欲。如果一开始就是出人意料的辛酸,或许多人都不再期待有关结局得圆满,如果一开始注定了纠缠不清,那谁又将真爱的篇章续写辉煌呢?此遭意外的来临,究竟是缘还是命,是祸还是福呢?走进故事,走进穿越,走进简单的情绵世界,放飞心灵的束缚,做一场芳华春梦。  ——题记  (一)  于艳阳虽然不喜欢看小说,但有时候看起来也挺入迷的,特别是那些言情小说的暧昧情节特别的吸引她,总迷得她神志不清,忘我沉沦,陶醉其中,不愿回归现实,时而还遐想得心花怒放,仿如身临其境,美得难以自持。  今夜风柔月黠,星灿流萤,云浮水盈,是花痴儿女爱做梦的时机。艳阳独躺在宽大舒适的“席梦思”暖床上,姿势随意摆,被子随便撩,形象无关紧要。她又陷入了白天所看的穿越小说里,还越想越来劲,越想越美妙,她只不过自恋的把自己想象成了其中的女主角了,可美死她了。梦中的她突然看到眼前白光一闪,一白发飘飘的老者一手拿着佛尘一手捋着又长又白的胡须横在半空,额头的三瓣星型印记还闪闪发光,盯着她似笑非笑。她看了看老头,揉了揉脑袋,不明所以地问:“老爷爷,您是?”  “小家伙,你可听好爷爷我的大名,我就是大名鼎鼎的‘照梦星君’。由于你近经常幻想与穿越有关的美梦旖旎了梦之情调,所以本星君特来奖赏你,送你去圆你心中渴望的穿越美梦吧。”还没等艳阳做出决定,他佛尘一扫,一道白光跃向她,她就被白光携带糊里糊涂的穿越了。  (二)  他就是“硕立国”的三皇子邑络沣,而今已是“安沣王”,他长相冷俊,棱角分明,散发齐肩,桀骜狂放,昂首阔步走进了房间,广袖一挥,房门就宣然紧闭了。他走近床榻却发现床上躺了一个人,浑身怒气就不打一处来,表情阴暗,神色犀利,斥声喊道:“来人。”  这么大声音随即震醒了熟睡的艳阳,“谁呀?想吓死人不偿命呀?”  从门外迅速走进来两婢女,一看到床上居然有个人惊慌失措,随即跪下唯唯诺诺地求道:“王爷,奴婢真不知有人进来,求王爷恕罪。”  她听了这话猛然翻身爬了起来,愣头愣脑地四下打量着,这地方、这摆饰,再看到眼前高大威武,面如寒冰的男人更是不知所措,“你,你是谁?”她垂下头一看自己居然身着那件自己曾惊心挑选的古典唯美的水蓝色薄纱睡裙,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真的是穿越了,“啊,‘照梦星君’,老爷爷你把我弄回去吧。我以后再也不……”  邑络沣不理会那正跪着的婢女,随即打断了艳阳的呼救,“贱女人,谁叫你滚到本王的床上去的?说,谁派你来的?”他步步紧逼,表情狰狞,好像对着的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他伸出一手,猛然禁锢着她的脖子,手劲越来越大,“说,说不说?”  艳阳本想再说点什么,但见他如此是非不分,凶神恶煞之势,掐得她更是难以呼吸,随即选择了沉默,心想:死就死呗,说不定死了就回去了。就算是死,我也要让你夜夜噩梦缠身,寝食难安。她回过盯着一方的双眸,狠狠地、冷冷地、睁得大大地盯着这个要弄死她的男人,默默等待着的处决。  邑络沣看着她决然负死的神情,手微微地颤立着,手中的力道也缓缓减了下来,终一把放开了艳阳,随即转身走上前对俩婢女说:“出去,今日之事闭口不提,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艳阳获得了自由空间随即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可心里却在咒骂着:“照梦星君”,你可是在作孽呀,还说奖赏我,简直就是要我老命。还有这什么人嘛?一来就想掐死我。我不干,我不干,我要回去,回去。  俩婢女连忙叩谢连忙退了出去,顺便带上了房门。  邑络沣广袖一甩,潇洒回身,凛冽而霸道地说:“不管你是谁派来的,从今以后,你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我邑络沣的女人。”他一把扯却了外袍,一步步地逼近她。  艳阳此刻已经意识到危险正在慢慢地向她靠拢,她只得慌里慌张地挪动身体往后退去,无奈一会儿就猛然靠在了墙壁上,已到绝路,此刻她害怕极了,狂吼道:“你别过来,别过来,你出去,出去呀。”她哀求着,双手死死地抓紧被衾,眼泪也疯狂地泛滥。  邑络沣又怎会听她所言呢?他走近了床榻,随即栖身上前,冷凝地蛊惑:“过来,过来。”见她还是惊恐地摇着头,他非常不满地说:“本王的耐性可是有限的,说过两遍绝不重复,你要是不听就别怪本王不怜香惜玉。”  此时艳阳更是一颗心绷得紧紧的,她又哭求道:“你放了我,你就行行好放了我吧。我不属于这里,真的不属于这里。你放我走,行不?”  邑络沣想也没想就回道:“不行,不管你来自哪里,从今往后,你都属于这里,属于我。”  艳阳见他就是地狱里来的魔鬼听不懂人话,她气得大叫大骂:“你这个疯子、魔鬼、变态,我不是你们这里的,你还要折磨我,你幼年失聪,中年丧子,老年痴呆,你滚,滚呀。”她把床上的枕头、被衾,反正能扔得都丢出去了。  然邑络沣还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表情犀凝,他随即起身一把将床角的艳阳拉了出来,扑通一声按倒在床上,顺势栖身跨坐在腿上,两手顺势禁锢了她飞来的拳头,就这样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艳阳对这一系列动作甚是迷茫,而今她为鱼肉任人宰割的滋味可真悲催,她咬牙切齿地瞪着他,恶狠狠地说:“你不是人,我宁可死也不受你侮辱,我现在就咬舌自尽。”  “那好呀,你尽管咬,你死了我就把你送给那些十恶不赦的罪犯,看他们会不会管你是死还是活,他们会一一发泄他们的兽性,只怕到时候你死了也不得安宁吧。”邑络沣竟把这话说得如此漫不经心。  艳阳眼角只得滑落无声的泪水,还真不知前世做了什么孽呀。此刻,她恨他,恨他不知羞耻的男人,恨他的狂妄粗俗,更恨那“照梦星君”把她弄到这里来遭罪。  邑络沣索性也不跟他啰嗦了,随即倾下身姿吻上她甜美的红唇,满足一个男人原始而狂野的欲望。他不过是习惯了主宰别人的一切,习惯了别人听他之命绝不违逆,他单纯的以为征服一个女人首先是要得到她的身体,慢慢才来收服她的心。可这次,他似乎也失算了。  艳阳知道反抗也是于事无补,挣扎亦是徒劳无功,索性就任由他疯狂地掠夺和霸占,任由他尽情宣泄他的兽性展现他无耻而丑陋的一面。泪,毫无节制地泛滥,疼痛蔓延开来,屈辱冲刺着她每个脑细胞,她的感觉则是恶心鄙视,她强忍着别人无情据为己有的痛楚和辛酸,紧闭双眸,咬紧牙关守护起的一点自尊,恨催促着她疯狂地爆发,无奈,使她有气无力的叹息。想她当初幻想的美好情节,如今却成了任人摆布,被人蹂躏,难道这爱做梦的孩子也有错吗?天道不公呀,可怜她这单纯简单的心儿就被如此无情地践踏了。这一晚的艳阳彻夜未眠,她就睁着双眼默默地流了一晚上的泪,她的屈辱,她所被迫有多不情不愿,她想了结自己可又下不了手,她在心里暗暗发誓:从今以后,定要这辱她之人付出沉痛的代价,否则难消她心头大恨,更枉为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你等着,你给我等着,我就要你好看,看我以后整不死你,卑鄙龌龊的下流货。  (三)  天空渐渐显露了鱼肚般的纯白,黎明的笙箫也感染了这一室的沉寂,再惨白的气氛也会荡然无存。邑络沣一夜好眠,他渐渐从睡梦里苏醒了,感觉特好也特美,躺在床上伸了伸懒腰,他回想起昨晚之事,不由得邪媚地绽开了笑脸,他轻松直起身坐了起来,看见面朝墙壁紧贴着墙壁的人儿似有所思。他白皙的肌肤,健硕的体型闪耀着诱人的光芒,可偏偏却让艳阳反感透底。他也毫不温柔地说:“起来,伺候本王更衣。”  艳阳一听这无耻男人的声音更是不屑一顾,装作没听见,随即闭上双眸假装熟睡,似乎想忘掉昨夜的一场噩梦,一场惊慌灾劫,可任凭她如何的努力那一切却依然清晰,越强迫自己心里边越是烦躁不安。  邑络沣见她毫无动作,整张脸瞬间阴暗了,又厉声说道:“叫你起来,你没听到吗?本王可不是那么好耐性的人。”他索性一把抓起她的柔肩将她扳了过来,有时候他会自信自己的果断和狠绝。“你没听到吗?本王命令你起来。”他言辞犀利,表情夸张,非要别人事事听他指挥。  艳阳被他这一扳,被衾散落一旁,上身大半肌肤也裸露在他眼前,可更被如此粗鲁的动作和如此可恶的语气气得头昏脑胀,加之昨夜被蹂躏之恨还未消却,今早又遇见他神经病的待遇,她也不管不顾地大吼大叫:“你简直就是疯狗,我招你惹你了吗?竟如此待我,你不是人,你个疯子,你到底想怎样?本小姐才不吃你这套,要杀要剐你尽管下手呀。你毁我清白,迫我生死两难,你不就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可以肆意妄为吗?像你这种败类压根就不该活在这世上。”她噼里啪啦尽诉心中的不满,压抑久了她更要发泄。  “大胆。”邑络沣横眉冷对,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你倒是伶牙利齿,不知死活,跟本王作对,看你是自掘坟墓。”  艳阳被他掐得上气不接下气,怒目圆睁地瞪着他,毫不屈服地说道:“你杀呀,杀呀,反正我生不如死,死了还好。向你这种人视人命如蝼蚁,视尊严如粪土,视女人如玩物,自以为是,娇奢淫逸,卑鄙无耻,你杀了我,我到还觉得干净,总比天天对着你一幅魔鬼的脸庞,肮脏的身体好上千万倍。”  邑络沣一怒之下一巴掌挥了过来,他眸中满是火辣辣的怒意,指着躺在他面前嘴角溢出鲜血的女人狠狠地说:“贱女人,你竟然不知好歹,一心寻死,想解脱,没门。既然你挑战了本王的耐性,本王有的是法子收拾你,你不想见到本王还有本王这肮脏的身体,本王偏要你夜夜承欢在本王的身下,任我践踏。你要是寻死,本王就让门外的婢女将士通通给你陪葬,以显本王对你之厚爱。”  “你,你真是无可救药的神经病,你疯了,疯了。天啊,‘照梦星君’,你们这是在惩罚我吗?我做错什么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艳阳泪眼婆娑,只得愤恨地叫骂强烈地质问,终没谁能告诉她为什么。  邑络沣起身发现了床榻上鲜艳如玫的处子血时竟升腾起惊喜之色,他甚是得意,而后穿好衣衫便潇洒决然地离开了,她吩咐几个婢女好好伺候艳阳,并警告她们若有任何闪失,一并处死。他其实明白自己这样做很是过分,也有几分不忍心,无奈长期主导他人的狂妄性格致使他从不低头,更不允许别人挑战他的权威,违抗他的命令。  (四)  两婢女唯唯诺诺地走了进来,一个拿着衣裙一个端着清水,两人将东西置于一方就走向床榻,走近了就看到被衾凌乱,望着床顶,默默流泪的艳阳,她们有礼地换了声:“娘娘,你该起来梳洗了。”见她毫无反应又唤了唤:“娘娘。”  艳阳此时哪能听得尽她们之言,就那一声娘娘就叫得她火冒三丈,厉声吼道:“出去,你们给我出去,立刻,马上。”  两人见她情绪如此激动,厉声强言,吓得她们完全摸不着头脑,只得匆匆忙忙地退了出去。  艳阳径直坐起身来,气得一把扯起被衾扔了出去,“啊,呜呜呜,我这是做了什么孽,竟要遭此大罪?贱男人、臭男人,我跟你没完。”气归气,恨归恨,死嘛她是不会寻的,看着满身青红相接的印痕,她就一眼反感,想起那个在她身上驰骋的男人从头到脚都不自在。她慢慢下了床活动了下全身筋骨,还好没被整残废,又瞧到不远处桌上摆放的衣裙,走过去抓起来就稀里糊涂地套上了。臭男人,欺负老娘,老娘偏不让你得逞。她又朝门外唤了声:“来人。”  两婢女随后走了进来,毕恭毕敬地说:“娘娘有何吩咐?”  艳阳想了想她们也是身不由己的可怜之人,同自己一样无法主宰多磨的命运,随即愧疚地说:“对不起,我刚刚不该对你们那么凶,说到底,你们还是受我连累了。”她微微鞠躬一表歉意。  两婢女随即走近她制止她的大礼,慌忙说道:“娘娘,你是主子,不该给奴婢行此大礼,奴婢受不起,你快起来,不然王爷知道了又得责罚奴婢了。”  “好,好,这么说你们是原谅我了,那就麻烦你们帮我梳下妆吧。”艳阳原来是有求于人呀,所以如此彬彬有礼。  “奴婢遵命。娘娘,你这衣服没穿好,让奴婢帮你弄好吧。”一婢女看到了艳阳歪歪扭扭的着装,实在不好意思地说。  艳阳顿了顿,她是怕别人看到她满身耻辱的印记,但又一想还是随她们好了。“好吧,你们帮我吧,可不许取笑我。这都是那贱男人干得好事,我要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两婢女听完大吃一惊,连忙提醒:“娘娘,他可是王爷,能得他的恩宠多少人折寿十年也都愿意,你怎么——”  “哼,什么王爷,就是禽兽,还禽兽不如。别人怕他,我可不怕,别人喜欢,送给我都不要,什么烂货、烂人?死了定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艳阳一听到有关王爷的字眼,怒气随即喷勃而出,破口大骂。  “娘娘,娘娘,你小声点,要是被王爷知道了你又得遭罪了。”一婢女好心劝道。 共 28434 字 6 页 首页1234...6下一页尾页

那些习惯或许形成男性不育
昆明治癫痫病的研究院
昆明看癫痫病到哪个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