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南宁信息港 > 教育

火影之木叶教师 一四章 雾忍

发布时间:2019-09-25 17:24:12

火影之木叶教师 一四章 雾忍

“老师”,宇智波静从村子里面走了出来,身上的衣服有些未干的血迹,看来她的行动远没有御手洗红豆那么顺利。

“怎么了?”见宇智波静的眼神有些不对,河马寒宇的眉头皱了皱。

“他们都死了。”宇智波静低沉地答道,本来她是有机会将人救出来的,可她没想到强盗中居然有人伪装成村民,突然袭击了她,要不是她见机快,只怕还要受重伤了。不过机会就那么错过了,后来她被四个人包围着,其中还有两名是忍者。

在她被拖住的时候,那些村民就被强盗放了一把火给淹没了,等她想去救都晚了,一怒之下,不轻易杀人的她也是动了杀心,将那七名强盗都杀死了。

“嗯?”御手洗红豆凑到宇智波静的身边,深吸了几口气,笑道:“是敌人的血,还以为你受伤了,让我白当心一场。”她口里说担心,脸上却没有半点担心的神情。

他们这一路走来,看似漫无目的,可所经过的地方,无不是混乱动荡、危险丛生,而河马寒宇不但不躲开危险,还不断地去惹麻烦,不过却丢给自己的三个徒弟去解决。

跟着河马寒宇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三人经历过被普通人群殴,也经历过群殴普通人――当然是流氓之类的,经历过被其他忍者追杀,也经历过追杀其他忍者。杀人,虽然还没有习惯到漠视的程度,但至少不会因为杀人而心虚了。

“你――”宇智波静自然是听出了红豆话中的嘲笑之意,脸拉得老长。这两个小丫头可都不是省油的灯,正因为如此,两人的关系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友善。

怎么说,宇智波静看不惯红豆装成熟的样子,更不喜欢她看见血光就兴奋地表情,还有就是她从河马寒宇那里学来的诡计多端。

而红豆呢?同样不喜欢静那一副高人一等的样子,更不喜欢她装善良的恶心表情(虽然心底也承认她确实是个善良的人),还有就是不喜欢她总是责备自己的某些不良嗜好。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在于,她们谁都不希望对方得到河马寒宇的表扬,总是当着河马寒宇的面互相揭短,有时甚至争论得打起来。

开始的时候,河马寒宇还好心劝过几次,但次数一多,他也就习惯了,懒得去管她们两人了,她们爱打,就让她们打去吧!这样还可以提高她们近身搏斗的本领,也算得上是修炼了。

倒霉的是三木堂,他一老实人几乎天天被这两个长得还挺漂亮的同伴欺负,却是无处诉苦。他倒是跟河马寒宇提过一次,可河马寒宇的回答是:“要她们不打架,那还不容易,你上去将她们两人都打倒了,她们不就打不起来了。”

可这可能吗?这两彪悍少女可都比他要厉害得多,而且一挑二,想想后果,他就鼓不起这个勇气,只好忍气吞声,当两美少女的苦力兼出气筒。

“其实这也不能怪你,毕竟你还小,再过几年,自然不会将几个小毛贼放在心上了。”红豆看似安慰的话中夹枪带棒,宇智波静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眼看两人又要打起来了,河马寒宇拍了拍嘴,朝三木堂道:“你在这里好好照顾她们,我先休息去了,她们吵完了,再来找我。”说完,还不忘伸了懒腰,将鼻梁上的墨镜扶了扶。

不过他临走前,眼角却朝雪地里瞟了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

“哦!”三木堂也是见怪不怪了,看着河马寒宇几个纵身就消失在雪地里,干脆放下自己的背包,看着那两人吵架。

就在他将背包搁置在地上时,突然看到远处的雪地突然地动了一下,眼中露出了一丝疑惑。三木堂抽出背包上的雨伞,看着争吵正热烈的两女,犹豫着要不要撑开雨伞,遮挡一下这鹅毛大雪。

“你们两个,不要吵了。”三木堂终于还是忍不住劝道。

“你给我滚开。”两人齐声骂道,这一声倒是默契非常,吓得三木堂往后连退了几步。

就在此时,一道白色的身影从雪地钻出,那白晃晃的刀光微微一闪,便朝三木堂的后背刺去。

“小心――”刚才还吵得难解难分的宇智波静和御手洗红豆觉到危险,齐声提醒道。可是已经晚了,只见那长刀已经刺穿了三木堂的身体,那锋利的刀刃上血滴了下来。

“堂――”御手洗红豆片刻间便冲到了三木堂的身边,圆圆的眼眶中居然有泪光流动。

“我没事。”刚才还一动如同死人一般的三木堂忽然开口道,脸上还露出浅浅地笑容。只见他抬了抬手,那把将他身体刺穿的刀从他的胳肢窝下掉了下来,“他根本就没刺中我。”三木堂解释道,其实也不是完全没刺中,他的手臂被划了一道口子,不过对他而言,这只是小伤。

等他侧过身来,两女才现三木堂手中的伞已经刺进了那名偷袭者的体内。

“雾忍?”看到那个死不瞑目的家伙额头上的护额,两女对望了一眼,不过很快就分开。

“三木堂

火影之木叶教师  一四章 雾忍

,你早现了对不对?”御手洗红豆一巴掌拍在三木堂的头上,怒气冲冲的问道,刚才她可是真的被吓到了,“你这个笨蛋,难道不知道提醒我们一下吗?三个打一个,怎么也不会吃亏啊?”

宇智波静恢复了冷静,语气平缓道:“恐怕不只一个,我们已经被包围了,看情形,我们被群殴的可能性为百分之百。”

“呃?”御手洗红豆刚才还怒气冲冲的脸上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看起来有些疯狂地兴奋,只见她将拳头捏得噼里啪啦响,笑道:“那太好了,我刚才还没有过足瘾了。”对雾忍,红豆从踏足这片土地就没有掩饰她的仇恨,自己敬仰的叔叔就是被这些雾忍暗算的,所以杀他们,红豆不会手软,事实上对其他人她也同样不会手软。

“那你一个人去过瘾吧!我就不陪你了。”宇智波静鄙视地看了红豆一眼,冲三木堂叫道:“我们从南方突围。”

“南方?那里的人不是多吗?”三木堂疑惑道。

“人多有什么用,连你都能够察觉,不正证明他们比较弱,需要靠数量来压倒我们吗?”宇智波静向三木堂解释道,不过目光却望向了御手洗红豆。

红豆此刻也已经冷静下来了,既然宇智波静建议逃跑,那就证明敌人比他们想象的要强大,“那还等什么,准备动手。”红豆五指一张,几枚绑着起爆符的苦无向四周飞去,伴随着“轰轰轰”的爆炸声,卷起了大片飞舞的雪花,三人所在的空间顿时被一片白色弥漫,根本就看不到东西。

“啊――”数声惨叫从南方传了过来,只瞬间功夫,三人就配合默契的逃出了包围圈。也许在其他的木叶忍者看来,逃跑是相当可耻的,不过受到河马寒宇不良教导的三人,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早就习惯了逃跑,而且经验丰富,放眼现在的木叶,估计也只有河马寒宇可以比拟了。

“逃出来了。”跑出了很远之后,三木堂才停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看着他背后那硕大的背包,很难想象,他居然能够跑得那么快。这大概就是人的潜力吧!狂汗中~~

“还没有。”宇智波静紧紧地握住一把匕,目光灼灼的看着身后那一颗颗光秃秃的雪林,语气说不出的凝重。

“谁?”红豆一点也没有察觉到敌人的气息,不过见到静严阵以待的神情,她就知道这次遇到的对手肯定很强大。

“忍法――冰雪球冲击弹”,一声低吟在顺着寒风飘了过来。

林中的风似乎被人操控了,猛烈的旋转了起来,形成了一个风场,将四周的雪花都吸了进去,很快凝结成一个大大的雪球,准确的说是个冰雪球,冰雪球的表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尖尖的冰凌。

看着那巨大的冰雪球朝三人的方向滚来,一路压倒了不少的树木,三人的脸色都变了色。

“进林。”宇智波静提议道,红豆和堂立即点了点,进树林,是他们的选择,一旦跑到外面的空旷雪地,他们就无所遁形了。

达成一致意见的三人在冰雪球压顶之前,就已经分散开朝树林深处跃去。

可这雪林深处就真地安全吗?分散开来的三人不敢有这样的想法,敌人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将他们逼近密林,那必定是十分有把握能够将他们解决掉。

不过他们三人也没得选,入林,至少还有还击的余地,不然就只能被那冰雪球追着跑了,等后面的雾忍追来,他们就必死无疑了。

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雪树,宇智波静也顾不得河马寒宇的警告了,查克拉向双眼聚集,三勾玉状态的写轮眼慢慢地转动起来。

“堂,他在你左侧十米,小心。”宇智波静看到处于危险而不自知的三木堂,高声提醒道,震得被雪花压弯了的树枝嘎吱嘎吱的响。

“糟了。”三木堂抬步欲走,却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了,将他的脚掩埋的雪花,不知道何时,已经变成了一片冰原,而他则被冰冻在了这冰原之上,无法动弹了。

宇智波静的脸色骤变,看了一眼不远处立在树枝上的红豆,心情沉重,三木堂被困,她们就失去了机动灵活性了,因为她们不可能丢下三木堂逃跑。

“呵呵,想不到会在这么荒僻的地方见到宇智波家族的忍者,我刚才还奇怪了,你怎么能够看出我的真身。”一颗跟其他树木没什么两样的雪树突然移动了起来,瞬间就变成了一个男人的模样。

雾忍?还是一个长相颇为不错的青年雾忍,只见他右手轻轻地挥动,三木堂脚下的冰便沿着他的身体向上攀爬,很快将他的整个下半身都冰柱了。

写伦眼居然看不透他使的是什么忍术?宇智波静一阵心惊,看到青年雾忍控制控制冰的随意,她的脸色变得说不出的难堪:“你是水月无一族的?”不用那名雾忍承认,宇智波静就已经确认了。

“水月无一族?”从那名雾忍现身,红豆就转移到了他的侧面,和静呈一前一后的夹击式,“这一族不是因为阴谋造反,而被水之国大名和雾忍村联合下令追杀吗?”红豆不解了,难道这些日子来,他们打听到的消息都是假的?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治病效果好吗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好吗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治什么好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是否好
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的大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